科研诚信

Nature编辑政策和科研诚信总监:为研究注入信任

2021-04-01  

  作者 | 冯丽妃

  “为研究注入信任是学术出版机构的基本功能。”近日,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自然》旗下期刊与服务集合(Nature Portfolio)编辑政策和科研诚信总监索米娅·斯瓦米纳坦(Sowmya Swaminathan)指出,随着科研产出的增长,通过各种措施确保科学记录的完善和健全,并使之尽快被广泛获取正变得日益重要。

  《中国科学报》:您如何看待科研诚信的重要性?在您看来,科学出版机构在科研诚信中发挥了什么样的角色? 

  斯瓦米纳坦: 

  确保科学记录的诚信不仅对研究人员和学者很重要,对整个社会也很重要。如果要公众信任对他们生活有直接影响的科研发现,科研就必须可靠和准确。

  为研究注入信任是学术出版机构的基本功能。随着科研产出的增长,通过各种措施确保科学记录的完善和健全,并使之尽快被广泛获取正变得日益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不断进行投入和创新,以确保研究能经受检验,在世界范围易于获取,从而促进探索发现。

  《中国科学报》:以施普林格·自然旗下的期刊为例,科学期刊如何把关一项研究的科研诚信? 

  斯瓦米纳坦: 

  出版机构在独立管理同行评审系统时所发挥的作用是确保信任和诚信的关键。

  同行评审是把研究交给专家做独立审查,由他们来帮助改进研究的过程,这是确保发表的研究具有可靠性的必不可少的第一步。广泛的同行评审人网络,可确保作者的研究得到严格评审,确保发表的内容能经受最严格的检验。

  不过,对科研诚信的承诺不限于同行评审过程。这从出版流程的起点,即投稿时就开始了——所有的稿件都经过严格的评估,以确保尽可能把最佳版本提交同行评审,从而加快出版过程。

  我们的专家团队会展开细致的剽窃和伦理方面的检查,专门的科研诚信小组会与编辑合作,在需要时提供支持,以专业地解决任何发现的问题,并将学到的新知识用于防止将来问题的重演。我们不断进行投入和同行评议的创新,为所服务的不同研究群体寻找最适合的流程。

  《中国科学报》:如果遇到对已发表论文的科学诚信提出质疑的情况,你们通常会怎么做? 

  斯瓦米纳坦: 

  每当有人对已发表的任何论文提出关切时,我们都会按照既定流程仔细研究,咨询作者,并在适当时候寻求同行评审人和其他外部专家的建议。

  在调查进行期间以及有必要的时候,会为论文添加编辑说明,以告知读者论文存有问题。一旦完成这些流程并掌握了必要的信息可以做出决定的时候,我们将跟进并作出最恰当的回应,使读者清晰地了解结果。

  但是,我们初步的假设是,投稿,比如投给《自然》的稿件,都是基于诚信的。也就是说,它们代表诚实开展了科学工作并作了诚实的报告。

  大多数投稿的确都是这样。当然也会有行为不端的情形。通过仔细选择具有较丰富科研经验的评审人来评估提交的论文,通常是两位或更多,我们希望能在评审过程中发现那些在科研行为上有悖于公认标准的地方(这并非都算作真正的不端行为)。

  此类问题一旦出现,我们会根据严重程度,采取数种行动方案。其目的是确保科学记录的正确和准确,以便其他人确信自己可以借鉴已发表的研究。

  在重要的同行评审流程之前和之后,我们都有许多工具可供使用,涉及政策、出版基础设施等,以确保出版过程中的科研诚信。

  《中国科学报》:在维护科研诚信方面,Nature Portfolio有怎样的政策来防患于未然? 

  斯瓦米纳坦: 

  我们有严格而有效的政策来维护发表的研究的诚信,包括确保研究遵循伦理上的高标准,透明地进行报告,并且每篇发表的论文均经过健全、严格的同行评审。

  例如,通过填写编辑政策清单,要求作者报告有关实验设计的信息,并清楚地说明和提供数据集、代码和材料,这也更便于评审人获得恰当评审其研究所需的信息。

  我们全力支持开放研究,例如通过存储库分享作为研究论文基础的数据、代码和实验方案,还在包括生命科学在内的某些领域,要求作者提供有关实验和分析设计要素的详情,这些信息在稿件评估期间提供给编辑和评审人的报告摘要中通常没有得到充分的报告。如论文被接收发表,它们也会随论文一起刊出。

  《中国科学报》:尽管并非所有的不可重复都涉及诚信问题,但大量存在不端行为的研究都是不可重复的。您认为有哪些基本的措施可以提高研究的可重复性? 

  斯瓦米纳坦: 

  设计一个创新的同行评审和出版的基础架构,从各方面支持发表可重复的研究,这是我们支持开放透明的生态系统这一总体愿景的核心。

  稳健的技术基础架构对于推动作者、评审人和编辑大规模采用最佳实践方法也至关重要。多年来,我们推出了许多出版创新举措,进一步强化了对研究可重复性的承诺。

  这包括推出能发表数据和实验方案的平台,例如Scientific Data和Protocol Exchange,以及数据描述(Data Descriptors)和注册报告(Registered Reports)等文章格式,它们分别专注于数据和方法的严密性,而非具体结果。

  最近,自然旗下期刊与服务集合(Nature Portfolio)多本期刊测试了用于同行代码评审和发表的可执行平台。尽管用于同行代码评审和发表的政策及实践在我们期刊已实施多年,但是通过一个可执行的平台为该流程提供动力,有助于带给作者、评审人和编辑更加顺畅和可扩展的体验。

  《中国科学报》:维护良好的科研环境,科学界与出版界还应做些什么? 

  斯瓦米纳坦: 

  在更广泛的科学界和出版界倡导和提高相关认识,也是推进对科研诚信承诺的重要互动举措。

  《自然》及冠名“自然”的期刊经常会强调和辩论在通往透明、可重复研究的道路上所面临的许多不同而复杂的问题、挑战及解决方案,如特定学科的需求、可重复研究的障碍等。

  《中国科学报》:进一步加强科学诚信建设,您还有哪些建议? 

  斯瓦米纳坦: 

  改变做科研和发表科研的旧有模式,需要科学界和出版界的利益相关者作出集体的努力并推动更好的实践。

  Nature Portfolio旗下期刊参与并支持了许多此类工作,以加快数据共享,推动通往研究开放和透明的最佳实践,并在最基本报告标准上保持一致。

  在解决影响已发表研究的质量和诚信的许多问题上,编辑和期刊可以发挥重要作用。我们很荣幸能够与全球的多学科研究群体进行互动,并致力于运用我们的各种工具来推进让科研工作因为透明而可靠的事业。

  最后,在维护和保持已发表研究的诚信方面,我们的编辑发挥着核心作用。因为科研进行到同行评审过程时,许多影响到研究设计、方法、数据收集、分析和报告严密性的重要决定都已作出。然而,通过制定和实施编辑政策,并提供支持出版透明及可重复研究的基础架构,编辑、期刊和出版机构可以帮助改善已发表的论文,为同行评审和出版过程增加价值和提升质量。

  作者 | 冯丽妃

  “为研究注入信任是学术出版机构的基本功能。”近日,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自然》旗下期刊与服务集合(Nature Portfolio)编辑政策和科研诚信总监索米娅·斯瓦米纳坦(Sowmya Swaminathan)指出,随着科研产出的增长,通过各种措施确保科学记录的完善和健全,并使之尽快被广泛获取正变得日益重要。

  《中国科学报》:您如何看待科研诚信的重要性?在您看来,科学出版机构在科研诚信中发挥了什么样的角色? 

  斯瓦米纳坦: 

  确保科学记录的诚信不仅对研究人员和学者很重要,对整个社会也很重要。如果要公众信任对他们生活有直接影响的科研发现,科研就必须可靠和准确。

  为研究注入信任是学术出版机构的基本功能。随着科研产出的增长,通过各种措施确保科学记录的完善和健全,并使之尽快被广泛获取正变得日益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不断进行投入和创新,以确保研究能经受检验,在世界范围易于获取,从而促进探索发现。

  《中国科学报》:以施普林格·自然旗下的期刊为例,科学期刊如何把关一项研究的科研诚信? 

  斯瓦米纳坦: 

  出版机构在独立管理同行评审系统时所发挥的作用是确保信任和诚信的关键。

  同行评审是把研究交给专家做独立审查,由他们来帮助改进研究的过程,这是确保发表的研究具有可靠性的必不可少的第一步。广泛的同行评审人网络,可确保作者的研究得到严格评审,确保发表的内容能经受最严格的检验。

  不过,对科研诚信的承诺不限于同行评审过程。这从出版流程的起点,即投稿时就开始了——所有的稿件都经过严格的评估,以确保尽可能把最佳版本提交同行评审,从而加快出版过程。

  我们的专家团队会展开细致的剽窃和伦理方面的检查,专门的科研诚信小组会与编辑合作,在需要时提供支持,以专业地解决任何发现的问题,并将学到的新知识用于防止将来问题的重演。我们不断进行投入和同行评议的创新,为所服务的不同研究群体寻找最适合的流程。

  《中国科学报》:如果遇到对已发表论文的科学诚信提出质疑的情况,你们通常会怎么做? 

  斯瓦米纳坦: 

  每当有人对已发表的任何论文提出关切时,我们都会按照既定流程仔细研究,咨询作者,并在适当时候寻求同行评审人和其他外部专家的建议。

  在调查进行期间以及有必要的时候,会为论文添加编辑说明,以告知读者论文存有问题。一旦完成这些流程并掌握了必要的信息可以做出决定的时候,我们将跟进并作出最恰当的回应,使读者清晰地了解结果。

  但是,我们初步的假设是,投稿,比如投给《自然》的稿件,都是基于诚信的。也就是说,它们代表诚实开展了科学工作并作了诚实的报告。

  大多数投稿的确都是这样。当然也会有行为不端的情形。通过仔细选择具有较丰富科研经验的评审人来评估提交的论文,通常是两位或更多,我们希望能在评审过程中发现那些在科研行为上有悖于公认标准的地方(这并非都算作真正的不端行为)。

  此类问题一旦出现,我们会根据严重程度,采取数种行动方案。其目的是确保科学记录的正确和准确,以便其他人确信自己可以借鉴已发表的研究。

  在重要的同行评审流程之前和之后,我们都有许多工具可供使用,涉及政策、出版基础设施等,以确保出版过程中的科研诚信。

  《中国科学报》:在维护科研诚信方面,Nature Portfolio有怎样的政策来防患于未然? 

  斯瓦米纳坦: 

  我们有严格而有效的政策来维护发表的研究的诚信,包括确保研究遵循伦理上的高标准,透明地进行报告,并且每篇发表的论文均经过健全、严格的同行评审。

  例如,通过填写编辑政策清单,要求作者报告有关实验设计的信息,并清楚地说明和提供数据集、代码和材料,这也更便于评审人获得恰当评审其研究所需的信息。

  我们全力支持开放研究,例如通过存储库分享作为研究论文基础的数据、代码和实验方案,还在包括生命科学在内的某些领域,要求作者提供有关实验和分析设计要素的详情,这些信息在稿件评估期间提供给编辑和评审人的报告摘要中通常没有得到充分的报告。如论文被接收发表,它们也会随论文一起刊出。

  《中国科学报》:尽管并非所有的不可重复都涉及诚信问题,但大量存在不端行为的研究都是不可重复的。您认为有哪些基本的措施可以提高研究的可重复性? 

  斯瓦米纳坦: 

  设计一个创新的同行评审和出版的基础架构,从各方面支持发表可重复的研究,这是我们支持开放透明的生态系统这一总体愿景的核心。

  稳健的技术基础架构对于推动作者、评审人和编辑大规模采用最佳实践方法也至关重要。多年来,我们推出了许多出版创新举措,进一步强化了对研究可重复性的承诺。

  这包括推出能发表数据和实验方案的平台,例如Scientific Data和Protocol Exchange,以及数据描述(Data Descriptors)和注册报告(Registered Reports)等文章格式,它们分别专注于数据和方法的严密性,而非具体结果。

  最近,自然旗下期刊与服务集合(Nature Portfolio)多本期刊测试了用于同行代码评审和发表的可执行平台。尽管用于同行代码评审和发表的政策及实践在我们期刊已实施多年,但是通过一个可执行的平台为该流程提供动力,有助于带给作者、评审人和编辑更加顺畅和可扩展的体验。

  《中国科学报》:维护良好的科研环境,科学界与出版界还应做些什么? 

  斯瓦米纳坦: 

  在更广泛的科学界和出版界倡导和提高相关认识,也是推进对科研诚信承诺的重要互动举措。

  《自然》及冠名“自然”的期刊经常会强调和辩论在通往透明、可重复研究的道路上所面临的许多不同而复杂的问题、挑战及解决方案,如特定学科的需求、可重复研究的障碍等。

  《中国科学报》:进一步加强科学诚信建设,您还有哪些建议? 

  斯瓦米纳坦: 

  改变做科研和发表科研的旧有模式,需要科学界和出版界的利益相关者作出集体的努力并推动更好的实践。

  Nature Portfolio旗下期刊参与并支持了许多此类工作,以加快数据共享,推动通往研究开放和透明的最佳实践,并在最基本报告标准上保持一致。

  在解决影响已发表研究的质量和诚信的许多问题上,编辑和期刊可以发挥重要作用。我们很荣幸能够与全球的多学科研究群体进行互动,并致力于运用我们的各种工具来推进让科研工作因为透明而可靠的事业。

  最后,在维护和保持已发表研究的诚信方面,我们的编辑发挥着核心作用。因为科研进行到同行评审过程时,许多影响到研究设计、方法、数据收集、分析和报告严密性的重要决定都已作出。然而,通过制定和实施编辑政策,并提供支持出版透明及可重复研究的基础架构,编辑、期刊和出版机构可以帮助改善已发表的论文,为同行评审和出版过程增加价值和提升质量。

  作者 | 冯丽妃

  “为研究注入信任是学术出版机构的基本功能。”近日,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自然》旗下期刊与服务集合(Nature Portfolio)编辑政策和科研诚信总监索米娅·斯瓦米纳坦(Sowmya Swaminathan)指出,随着科研产出的增长,通过各种措施确保科学记录的完善和健全,并使之尽快被广泛获取正变得日益重要。

  《中国科学报》:您如何看待科研诚信的重要性?在您看来,科学出版机构在科研诚信中发挥了什么样的角色? 

  斯瓦米纳坦: 

  确保科学记录的诚信不仅对研究人员和学者很重要,对整个社会也很重要。如果要公众信任对他们生活有直接影响的科研发现,科研就必须可靠和准确。

  为研究注入信任是学术出版机构的基本功能。随着科研产出的增长,通过各种措施确保科学记录的完善和健全,并使之尽快被广泛获取正变得日益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不断进行投入和创新,以确保研究能经受检验,在世界范围易于获取,从而促进探索发现。

  《中国科学报》:以施普林格·自然旗下的期刊为例,科学期刊如何把关一项研究的科研诚信? 

  斯瓦米纳坦: 

  出版机构在独立管理同行评审系统时所发挥的作用是确保信任和诚信的关键。

  同行评审是把研究交给专家做独立审查,由他们来帮助改进研究的过程,这是确保发表的研究具有可靠性的必不可少的第一步。广泛的同行评审人网络,可确保作者的研究得到严格评审,确保发表的内容能经受最严格的检验。

  不过,对科研诚信的承诺不限于同行评审过程。这从出版流程的起点,即投稿时就开始了——所有的稿件都经过严格的评估,以确保尽可能把最佳版本提交同行评审,从而加快出版过程。

  我们的专家团队会展开细致的剽窃和伦理方面的检查,专门的科研诚信小组会与编辑合作,在需要时提供支持,以专业地解决任何发现的问题,并将学到的新知识用于防止将来问题的重演。我们不断进行投入和同行评议的创新,为所服务的不同研究群体寻找最适合的流程。

  《中国科学报》:如果遇到对已发表论文的科学诚信提出质疑的情况,你们通常会怎么做? 

  斯瓦米纳坦: 

  每当有人对已发表的任何论文提出关切时,我们都会按照既定流程仔细研究,咨询作者,并在适当时候寻求同行评审人和其他外部专家的建议。

  在调查进行期间以及有必要的时候,会为论文添加编辑说明,以告知读者论文存有问题。一旦完成这些流程并掌握了必要的信息可以做出决定的时候,我们将跟进并作出最恰当的回应,使读者清晰地了解结果。

  但是,我们初步的假设是,投稿,比如投给《自然》的稿件,都是基于诚信的。也就是说,它们代表诚实开展了科学工作并作了诚实的报告。

  大多数投稿的确都是这样。当然也会有行为不端的情形。通过仔细选择具有较丰富科研经验的评审人来评估提交的论文,通常是两位或更多,我们希望能在评审过程中发现那些在科研行为上有悖于公认标准的地方(这并非都算作真正的不端行为)。

  此类问题一旦出现,我们会根据严重程度,采取数种行动方案。其目的是确保科学记录的正确和准确,以便其他人确信自己可以借鉴已发表的研究。

  在重要的同行评审流程之前和之后,我们都有许多工具可供使用,涉及政策、出版基础设施等,以确保出版过程中的科研诚信。

  《中国科学报》:在维护科研诚信方面,Nature Portfolio有怎样的政策来防患于未然? 

  斯瓦米纳坦: 

  我们有严格而有效的政策来维护发表的研究的诚信,包括确保研究遵循伦理上的高标准,透明地进行报告,并且每篇发表的论文均经过健全、严格的同行评审。

  例如,通过填写编辑政策清单,要求作者报告有关实验设计的信息,并清楚地说明和提供数据集、代码和材料,这也更便于评审人获得恰当评审其研究所需的信息。

  我们全力支持开放研究,例如通过存储库分享作为研究论文基础的数据、代码和实验方案,还在包括生命科学在内的某些领域,要求作者提供有关实验和分析设计要素的详情,这些信息在稿件评估期间提供给编辑和评审人的报告摘要中通常没有得到充分的报告。如论文被接收发表,它们也会随论文一起刊出。

  《中国科学报》:尽管并非所有的不可重复都涉及诚信问题,但大量存在不端行为的研究都是不可重复的。您认为有哪些基本的措施可以提高研究的可重复性? 

  斯瓦米纳坦: 

  设计一个创新的同行评审和出版的基础架构,从各方面支持发表可重复的研究,这是我们支持开放透明的生态系统这一总体愿景的核心。

  稳健的技术基础架构对于推动作者、评审人和编辑大规模采用最佳实践方法也至关重要。多年来,我们推出了许多出版创新举措,进一步强化了对研究可重复性的承诺。

  这包括推出能发表数据和实验方案的平台,例如Scientific Data和Protocol Exchange,以及数据描述(Data Descriptors)和注册报告(Registered Reports)等文章格式,它们分别专注于数据和方法的严密性,而非具体结果。

  最近,自然旗下期刊与服务集合(Nature Portfolio)多本期刊测试了用于同行代码评审和发表的可执行平台。尽管用于同行代码评审和发表的政策及实践在我们期刊已实施多年,但是通过一个可执行的平台为该流程提供动力,有助于带给作者、评审人和编辑更加顺畅和可扩展的体验。

  《中国科学报》:维护良好的科研环境,科学界与出版界还应做些什么? 

  斯瓦米纳坦: 

  在更广泛的科学界和出版界倡导和提高相关认识,也是推进对科研诚信承诺的重要互动举措。

  《自然》及冠名“自然”的期刊经常会强调和辩论在通往透明、可重复研究的道路上所面临的许多不同而复杂的问题、挑战及解决方案,如特定学科的需求、可重复研究的障碍等。

  《中国科学报》:进一步加强科学诚信建设,您还有哪些建议? 

  斯瓦米纳坦: 

  改变做科研和发表科研的旧有模式,需要科学界和出版界的利益相关者作出集体的努力并推动更好的实践。

  Nature Portfolio旗下期刊参与并支持了许多此类工作,以加快数据共享,推动通往研究开放和透明的最佳实践,并在最基本报告标准上保持一致。

  在解决影响已发表研究的质量和诚信的许多问题上,编辑和期刊可以发挥重要作用。我们很荣幸能够与全球的多学科研究群体进行互动,并致力于运用我们的各种工具来推进让科研工作因为透明而可靠的事业。

  最后,在维护和保持已发表研究的诚信方面,我们的编辑发挥着核心作用。因为科研进行到同行评审过程时,许多影响到研究设计、方法、数据收集、分析和报告严密性的重要决定都已作出。然而,通过制定和实施编辑政策,并提供支持出版透明及可重复研究的基础架构,编辑、期刊和出版机构可以帮助改善已发表的论文,为同行评审和出版过程增加价值和提升质量。

来源:科学网(2021年4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