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科考一线

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祁连山野生动物调查日志(进行篇)

2020-10-16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今日已是青藏二次科考开始的第5天,相比较科考刚开始的小慌乱,现在的工作进行起来也算是迎刃有余、有条不紊吧。 

  早饭后,我们的小分队就向山丹县指定的样方开进,相比昨天在调查途中偶遇大雨后不得不暂停调查的无奈,今天似乎很是顺利。起初调查生境相对单一,主要是农田和树林,但郁郁葱葱的树林和低头垂钓的麦田也是一幅别有风味的田园景象,这里就是斑鸠,喜鹊、啄木鸟和麻雀的主场。

 

四处观望的的灰斑鸠

 

怅然若失的纵纹腹小鸮

 

“摆拍达人”喜鹊 

  然而,路经一片河流和湿地时让我们从单一的物种中瞬间过度,白鹡鸰,赤麻鸭,黑鹳,黑翅长脚鹬,林鹬,金眶鸻,白鹭等一大波水禽映入眼帘。黑鹳特征明显,即使身着黑色毛羽,但红色的长嘴和大长腿却是格外引人瞩目。黑翅长脚鹬也是特征鲜明,体羽白,嘴黑色,两翼黑色,同样拥有长长的红腿。体态轻盈,优雅端庄这类词汇可谓是形容这些涉禽最合适不过的了。队员们也通过几天的经验总结,一致认为观察停留在河流边的鸟类时,最重要的就是要细心和耐心。“我们需要慢慢迂回靠近,才能够看清楚那些鸟儿的特征”,队长刘道鑫师兄一边吩咐我们一边带着我们在可能下陷的松软的河边湿地上小心翼翼地向河边靠近。

 

体态轻盈的黑鹳

 

认真觅食的黑翅长脚鹬

独自美丽的白鹭

 

认真工作的队员 

  调查途中,我们接到同行的一位老师的信息——山丹军马一场有一只死亡的蒙原羚,大家原本被炙热阳光逐渐晒蔫儿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因为曾经有消息称甘肃山丹军马场有“普氏原羚”的一个小种群,因此老师口中的蒙原羚到底是曾经被误认为的“普氏原羚”还是确证的蒙原羚呢?我们带着强烈的好奇心直奔山丹1号军马场。途中偶遇霸气侧漏的红隼和观赏风景的呆萌旱獭。

威风凛凛的红隼

呆萌、可爱的旱獭 

  到达地点后,寻找死亡羚羊的过程也是异常曲折,就不过多赘述,最后我们来到了那只已经死亡大概一星期,身体已经逐渐发胀的羚羊身边,同时,在死亡地点附近拍到了两只同类,一只雌性,一只幼体。根据观察,我们发现这个物种的形态与分布在青海湖周边的普氏原羚非常相似,特别在毛色和体型上相似度明显。我们再次认真对比了青海湖周边的普氏原羚,发现虽然相似度高,但外形上依然存在一些明显的区别。这里的羚羊相较普氏原羚的耳朵及脸部都偏长,而且也确实有相关的报道确认当地的羚羊是蒙原羚。虽然结果并非期待的一般,但却是第一次亲眼观察到了这种跟普氏原羚亲缘关系最近的物种,一切也都是值得的。 

 

成体雌性和幼体

 

死亡羚羊 

  采集完样品我们继续返回样方进行物种的调查,此时已是傍晚时分,也是鸟儿又开始活跃的时间,树林与农田中的喜鹊,斑鸠和麻雀再一次成为主角。我们就着傍晚时分透过树林的那最后一缕阳光收队返回。又是收获满满的一天,虽然那些外形相似的鸟儿让我眼花缭乱,但勤翻书多观察,那些细细碎碎的特点便逐渐在脑海中清晰;科考途中的一些机缘巧合也许真的会帮助我们发现新的事物,同时也解开那些心底的疑惑;即便是风尘仆仆,但是大自然的无穷魅力就在我们前进的行程中被不断见证。我们在科考中亲近自然,近距离接触那些印在资料上的物种,发现众多我们日常并不关注的奇妙现象;同时,我们也在科考中不断学习,不断进步。

 

青藏科考队员合影

 

夕阳西下的美景 

  撰文:张婧捷
  摄影:刘道鑫、张婧捷 
  考察队成员:张同作,刘道鑫,张婧捷,刘国腾,高红梅,江峰,覃雯,李斌,谢鑫,陈家瑞,钟悦陶,陈宇鹏 
  审订:张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