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科考一线

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祁连山野生动物调查日志(综合篇)

2020-10-16  

  经过一段时间的规划路线、队员分工、购买物资、租用车辆等前期准备。我们期待已久的第二次青藏高原科考活动—祁连山野生动物调查,于2020年8月4日正式打响了第一枪。一大清早,我们欢欣雀跃的队员们早已收拾好装备等在研究所门口准备出发啦。

 

神采飞扬的小队成员和老师 

  沿着高速公路,我们第一站来到了甘肃省天祝县,阴沉沉的天空让我们在夏日感受到久违的凉意。在典型的高山草甸生境上,我们小队三人邂逅了这次调查的第一只鸟类—地山雀。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又陆续发现了一些猛禽和鸣禽,红隼、高山兀鹫、赭红尾鸲等。这些鸟儿犹如大自然的精灵一般悠闲的生活在这片美丽的草地上。

 

野外调查中发现的第一只鸟:全神贯注寻找食物的地山雀

 

美丽的秦艽——可别被它的外貌迷惑了,草场里过多的话,表明这个地方的草场正在退化

 

这片马先蒿花开正艳的草地,美丽的让人只敢远观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内,我们调查了邻近的古浪、凉州、民勤、永昌、民乐等地。这些地方的生境种类很多,有农田、村庄、沙漠、湿地、滩涂等。调查中发现,在沙漠生境中,鸟类的种类和数量极少,有时半天都不见一只,而在村庄和农田等生境中发现鸟类数量多,但是种类十分单一。于是我们的几位年轻队员们都不禁感叹鸟儿们生活的艰辛,在城市化和人为干扰等因素的干扰下,哪里会是我们小时候憧憬的鸟儿自由自在生活桃花源呢?

 

在沙漠里捕食沙蜥的纵纹腹小鸮

 

沙漠中白天出来觅食的狗獾

 

沙漠中偶遇的华丽卷尾沙蜥——一身绚丽的伪装色让我们差点儿忽略了它 

  在沙漠中发现这只沙蜥的时候,我们的几位队员都被它身上那绚丽的花纹惊住了,不禁赞叹起大自然生灵的奇妙和美丽。

 

除了身子全是腿的——黑翅长脚鹬

 

立于电线上威风凛凛的红脚隼,又名阿穆尔隼

 

在空中飞速掠过,只留下残影的游隼,惊飞了湖中的大片水鸟 

  游隼(Falco peregrinus)翅长而尖,眼周黄色,颊有一粗著的垂直向下的黑色髭纹,头至后颈灰黑色,其余上体蓝灰色,尾具数条黑色横带。下体白色,上胸有黑色细斑点,下胸至尾下覆羽密被黑色横斑。飞翔时翼下和尾下白色,密布白色横带,常在鼓翼飞翔时穿插着滑翔,也常在空中翱翔。游隼是世界上俯冲速度最快的猛禽,它在俯冲是速度能高达450km每小时,通常它在俯冲向猎物时能瞬间踢向猎物的头部,有不少的鸟类能被直接把头踢掉。幸亏我们当时的体积较大,没有被它当成猎物或者敌人对待。

 

四处张望的普通燕鸻,像是群体中肩负放哨责任的哨兵

 

善于伪装的沙蜥——身体颜色与周围环境完美契合,让我们不由想起达尔文著名的进化理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渺小的身躯唯有伪装起来,才能不轻易地被天敌发现,这个种群才能继续繁衍生息

 

忙于觅食的黄鹡鸰——或许它背后还有着嗷嗷待哺的孩子,肩负着整个家庭的责任 

  在美景如画的大自然里,你会把自己的身心整个融入其中,用心去聆听大自然的声音,那是动听的回响,那是动听的旋律,那是大自然为我们人类谱写的一首首新的乐章。在大自然中,既充满着美丽的乐章,但同时也包含着残酷的捕食与被捕食以及竞争的自然法则。

 

注视着我们的三道眉草鹀——我们还认真数了下花纹,确实是三道眉

 

运气极好的我们遇到了红隼悬停现象 

  悬停现象:红隼通常借助视力捕捉猎物,通常借助气流以及自己的振翅来使自身在空中停留不动,在外人看来就像是在空中停止了一般。红隼似乎是最喜欢玩悬停的猛禽。这种行为对红隼来说算是比较常见,但是对我们几个年轻队员来说却是第一次见到,激动的我们第一时间竟忘记了录像。结果红隼似乎是发现了猎物便飞往地上去了。

 

从我们头顶飞过的普通鵟——这可不是鹰哟,虽然是鹰科的,但是名字里却不带鹰哟

 

位于湿地公园的凤头鸊鷉幼崽——还没有成鸟的特征,让我们差点儿认错,以为是新的鸟种呢 

  在张掖市区的湿地公园里,生活着许多的湿地水鸟,这些公园的建设对鸟类的多样性保护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在这次调查过程中我们发现市民们对这些鸟类的存在没有过多干扰的行为。这是一种非常好的现象,这说明了人与自然是能够和谐相处的。希望这种现象一直延续下去。 

  在调查完几个区域之后,我们也迎来了工作之余的放松。老师带我们去吃夜市,去师姐家里做客。小队成员们个个都很开心。在夜市里,大家迎着皎洁的月光一起喝着饮料,吃着烧烤,聊着调查过程中发生的趣事,交流着野外调查的心得体会。我不禁想起曹操的名句“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科考是艰苦的,但我们却个个乐在其中。在高师姐家中做客时,师姐和她的家人们都十分热情,当天为我们宰杀了一只羊,并准备其他丰盛的饭菜来招待我们。当晚我们走回住所时,迎着漫天的繁星,空旷的马路上充满着大家的欢声笑语,大家还一起在满天的星星中寻找着北极星,又拿出手机来寻找星座。多么美好的夜晚,多么甜蜜的生活,多么温馨的团队,老师和师兄们都情不自禁地作起了诗来。

 

在张掖夜市宵夜

在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临泽站门前合影

 

分别时,高师姐家里赠送的桃子——形状奇特,形似一个小南瓜,听师姐说她们这边叫蟠桃

远处的雪山似一个高贵的精灵,远远的矗立在那,让人不禁感受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短暂的休息之后,我们便又开始接下来的工作,我们来到了高台、肃南、玉门金塔等地,开始了后半段的调查。我们来到了肃南县,在这里发现了石鸡、红耳鼠兔、栗腹矶鸫、跳鼠等动物,还目睹了一群石鸡带领幼崽过河的场面。

 

站立在悬崖之上的石鸡

 

小小年纪便跟着父母游走在悬崖峭壁之上的石鸡幼崽

 

位于悬崖峭壁之上的红耳鼠兔,它的每一次跳动都让我们为它捏了把汗,不过这对它来说似乎早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在峭壁上健步如飞的蒙古兔,小心翼翼的我们,还是惊动了它

 

路边发现的死去的跳鼠——在野外看见死去的老鼠请不要直接用手接触哟,风险很大。野生鼠有携带鼠疫病毒的风险

在沙地上扯着俩脚丫子飞奔的黑尾地鸦,原先以为不会飞,等我们快速追赶它时,它却飞起来了

 

在玉门最后一站拍到的文须雀,被我们几位队员评选为此次科考第一萌鸟 

 

在空中翱翔的黑鹳——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调查到酒泉就告一段落了。14天的调查,非常成功。对年轻的学子而言,它不仅仅是完成调查任务,同时也是人生的一次重要的经历。在这次调查过程中,有喜有悲,酸甜苦辣皆有体会。最真实的是那一份生物学工作者面对自然的敬畏情怀,那一份对大自然,对动物保护事业的无比热爱之情。经过这次的调查,我们真正的体会到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艰辛,这份艰辛不是我们坐在教室里面便能体会到的。这份艰辛是用我们的汗水去把它浇灌出来的鲜艳之花,而这朵花的明艳是对我们艰辛付出的最大慰藉。这份慰藉来之不易,因为诸多的成果皆来自于我们的双脚,每天的样线调查,换来的也许只有一页调查记录的微小成果,但是一切的成果都来自于这许许多多的野外记录一次次的拼接。衷心希望我国动物保护事业越来越好。 

  撰文:李斌
  摄影:李斌
  考察队成员:张同作,刘道鑫,张婧捷,刘国腾,高红梅,江峰,覃雯,李斌,谢鑫,陈家瑞,钟悦陶,陈宇鹏 
  审订:张同作